当我们谈金庸时,我们谈些什么

2017-10-28 作者:果博东方   |   浏览(158)

在知乎被邀请回答金庸题时,我被重复邀请过类似以下的问题:

金庸小说里最美的是王语嫣吗?

赵敏和周芷若支持谁?

令狐冲最爱的究竟是小师妹还是任圣姑?

杨康那么帅,算不算《射雕》的男二号?他是不是被迫害的?……

……

……

我记得我答过一个题。

被问到金庸小说里最惨的人,我答说,是《倚天屠龙记》里的夏胄——一个在少林屠狮大会上慷慨激昂、仗义执言,却先被明教欺负,再被周芷若及峨眉派杀掉的食物链底端小人物。

下面一片评论在奇怪:“谁?”

还有人觉得,我在别出心裁,专找冷门的来回答——大概在他们看来读金庸、记住这样的小人物,是不应该的吧?

所以说实在点吧:

别说00后了,即算是90后、80后乃至70后,大多数人了解的金庸,也不是原著,而是电视剧与电影。

这并不是说看电视剧或电影的观众就低了一筹。毕竟电视剧电影是更综合的艺术。有影像,有声音,有动态。比起单靠文字,形象得多了。

我没觉得这个是坏事。

但事实也的确是:

读过原著的读者,远比我们想象中少;通读过十四部的,更少。

事实是,大家说金庸有十四部+《越女剑》,然而实际谈论的,基本是《射雕》三部曲+《天》+《笑》+《鹿》而已。

两部《飞狐》偶有人谈论,说到《白》的,基本就是引用李文秀那句“这些都是很好很好的”,绝少有人提到瓦尔拉其;《鸳鸯刀》和《侠客行》更是基本没人说的。

这真的不奇怪。

就像中国看过《西游记》25集电视剧的人数,大概比通读完一百回原著的读者多出千倍吧。

我曾经遇到一位问我,“你觉得哪版《射雕》最好?”我愣愣地说,“三联版。连载版秦南琴那段太跳了。”他摇头,“不不,我问你哪版电视剧最好。”

实际上,我认识许多位,确实就是这样的:对他们而言,金庸意味着一部部电视剧,意味着可影像化的一切,意味着一个个对应的演员。

初体验是1982版《天龙八部》的,会觉得梁家仁的萧峰最有大侠气,黄日华的虚竹也很萌,陈玉莲的王语嫣最清丽。黄霑的歌词很磅礴。至于嫌布景衣服旧的?武侠小说就这样!

初体验是1983版《射雕英雄传》的,会觉得翁美玲的黄蓉简直完美,黄日华本来就该演郭靖。虽然许多剧情跟原著没关系,但是苗侨伟的杨康多帅啊!

初体验是1991版《雪山飞狐》的,会觉得龚慈恩的程灵素是最好的程灵素,无可匹敌;片尾曲《追梦人》也好听;孟飞的胡斐不错啊,而且片子里皮草那么好看……

初体验是1993版《倚天屠龙记》的,会觉得周海媚的周芷若神了,孙兴的杨逍更是风流倜傥。灭绝师太和张三丰演得也好。马景涛虽然有点激动但大体很帅。而且大体符合连载版原著啊!嗯叶童的赵敏是不太漂亮,但那不是重点嘛……

初体验是1994版《射雕英雄传》的,会觉得朱茵的黄蓉才最美,张智霖的郭靖也很帅。虽然黄药师长得有些奇怪,但剧情基本符合原著,而且朱茵多美啊!

初体验是1995版《神雕侠侣》的,会认为古天乐的杨过帅到惨绝人寰,李若彤的小龙女才是冰美人,李绮虹的郭襄天真可爱。虽然黄蓉和郭靖很路人,但是,古天乐多好看啊!片尾曲还那么凄美!

初体验是1996版《笑傲江湖》的,会认为令狐冲就该是吕颂贤这样潇洒不羁,梁佩玲虽然演任盈盈不算顶尖,但气质在啊!王伟的岳不群多好啊!何美钿的仪琳小师妹最美了!

初体验是1997版《天龙八部》的,自然觉得黄日华就是萧峰,李若彤就是王语嫣。虽然慕容复长得不算帅,但鸠摩智的耳朵多萌啊!陈浩民的段誉多到位啊,樊少皇的虚竹也很棒呢!阿朱和阿紫长得不算美吧,但是萧峰在雁门关与阿朱相聚的配乐多美啊,哦,还有《难念的经》这首神曲呢!

初体验是张纪中《天龙八部》的则认为,胡军的萧峰更爷们,陈好的阿紫更美,刘亦菲的王语嫣也很仙儿啊,钟丽缇的马夫人选角神了。最重要的是气势啊,千军万马的战争戏太过瘾了!修庆的慕容复也演得特别好!

初体验是张纪中《射雕英雄传》的会说,周迅才是黄蓉该有的样子,古灵精怪,就是声音差一点;杨丽萍的梅超风神来之笔啊。大漠风沙多有味道啊。虽然周杰的杨康演得很奇怪,但蒋勤勤的穆念慈多美啊。而且比1983版更符合原著呢!连日常的瓷器家具之类都很有历史感!

初体验是2003版《倚天屠龙记》的,会认为这就是最好的倚天。苏有朋的张无忌很呆萌啊,四大美女尤其是贾静雯和高圆圆超级美的!虽然张铁林的杨逍很奇怪,但那是个配角嘛,特技动画做得很好看啊。张铁林和王刚的戏份很奇怪,但哎呀电视剧又不是原著别那么挑剔嘛……

初体验是吴启华黎姿版《倚天屠龙记》的,会强调自己这版最好:黎姿美,吴启华和黎姿的戏份特别甜。虽然佘诗曼的周芷若长得一般,但是,啊,黎姿多美啊!

所以,说起金庸,原著读者想到的可能是:

而大多数普通爱好者想到的是:

甚至:

总之,承认这件事就好:真读金庸小说的读者,比电视剧观众少得多了。金庸作品得以传扬,也实在很依赖这些形象化的东西。

所以重申一遍:别说00后了,即算是90后、80后乃至70后,大多数人了解的金庸,是电视剧与电影。

这并不是说看电视剧或电影的观众就低了一筹。毕竟电视剧电影是更综合的艺术。有影像,有声音,有动态。比起单靠文字,形象得多了。

不,我没觉得这个是坏事。

因为没有电视剧或电影的传播,金庸是否有现在的大众影响力,不一定呢。

悲观地说,纯粹读金庸文本的,未必会越来越多。

我第一次读《书剑恩仇录》,初时只以为主角是李沅芷,直到陈家洛出场,才发现气氛为之一变,觉得女主角是霍青桐;救出文泰来后,江南事了,以为大事已定,不料后半部分,陈家洛在大漠之上,遇到香香公主,小说氛围立刻又天翻地覆,终于迷城玉峰之类情节齐出,真是弄雨翻云。

我第一次读《射雕英雄传》,初见江南七怪与丘处机,以为天下高手;又出来黑风双煞,只觉一山还比一山高;看着郭靖练全真内功、学降龙十八掌,一点点变强,然而之后,东邪西毒、五绝纷起,真是另有高处比天高。等小说结尾,欧阳锋发疯,英雄束手,而成吉思汗扬鞭草原,问郭靖自己算不算英雄时,忽然就觉得先前自己并没真读懂这本书。

我第一次读《鹿鼎记》,先以为韦爵爷会与其他少年英杰一样成才,后来发现不对:康熙擒鳌拜、韦爵爷招惹吴三桂、李自成与陈圆圆、桑结与葛尔丹,终于韦爵爷去了莫斯科,辅佐苏菲亚女王搞运动,再后来平三藩、定台湾,韦爵爷亲自定了雅克萨条约。这诸般滑稽,眼花缭乱,全然出于意表。

我第一次读《天龙八部》,到发现木婉清与钟灵是段誉妹妹为一变,到萧峰痛知身世又一变,到虚竹出场成为第三主角又一变。终于少林寺前,燕云十八骑尘烟飞舞,西夏宫中,一语而定梦郎梦姑。茶花影里,刀白凤告诉段誉,“那些其实不是你的妹妹”。情孽纠缠,飞短流长。

这些在我看来好读得很,但很难想象现在的孩子,有耐心慢慢这么读。

想象1958年的夏天,香港市民在喝茶讨论:“哎呀,洪七公被欧阳锋打了一掌,会不会就这样死掉啊?”“周伯通跳海了,是不是被鲨鱼吃了啊?”

1961年的夏天,香港市民买到了一份《明报》,“我要看看小龙女到底死了没有!”

1962年的夏天,《明报》的读者纷纷念叨:“这个周芷若看来一定是女主角了,可是赵敏又是个谁?”

1965年初,《南洋商报》的读者感叹:“这个阿紫也是段誉的妹妹!怎么那么多妹妹!”

……

……

金庸先生说过,他当年一般一天写八百字。想象起来,幸而当时没有网络,不然,香港与东南亚人民,一定要一边催更新,一边嚷嚷:“我喜欢的主角不要死!”

但这里的一个问题是:如上所述,金庸的小说开局是要有点耐心的;很难想象,现在的普通读者能戳着手机啃个几百万字,耐心读一本主角在小说55%的地方才发飙、60%的地方才遇到真女主角的大书(嗯我在说《倚天屠龙记》)。

估计会有读者咆哮:“妈的以为主角是殷素素,死了!以为是杨不悔,以为是朱九真,以为是周芷若,以为是小昭,以为是殷离,怎么是赵敏?——书都到60%了!弃坑!!”

所以,现在最好的方式?

刚才说了,金庸作品很大程度上,靠电视剧和电影传播。

毕竟电视剧电影是更综合的艺术。有影像,有声音,有动态。比起单靠文字,形象得多了。

搁到今时今日?最好的方式,那就是游戏,或者,漫画吧。

因为这两种媒体,都有将金庸书影像化的能力。

游戏就不提了。像国内现在的三国话题与人设,基本是《三国演义》及后续衍生游戏、手游、各色二次元改编作品出来的。不说脱离了《三国志》,跟《三国演义》也关系渐淡了。像《仙剑》系列,基本已经靠游戏,建立起一个独立的世界观——我跟人开玩笑说,虽然都说武侠三大巨匠金古梁,但在今时今日年轻人堆里,梁羽生的世界体系,估计还不如仙剑一个游戏体系有名。

就因为游戏与漫画是可以具象化的。

终于将金庸作品漫画化、插画化,其实历史悠久了。

因为众所周知金庸初连载时,那是1950年代。那时人类都还在习惯报刊连载、阅读文字的阶段。但饶是那时,已经有姜云行前辈等诸位,画了著名的插图。

许多读者对具体打斗场面的想象,都建立在这些图上。虽然少,但至少是个念想。

——就像许多人对《红楼梦》的图景印象,建立在1987经典老《红楼梦》上,就像许多人一提到孙悟空,想到的是六小龄童;一提到《三国演义》,想到的是1994版电视剧,或者,老连环画。

我是文字爱好者,也希望更多人读文字。但我也知道,能传达下去的,才有意义。

这实在一点都不丢人。刚也说了,影像化是件好事。《Slam Dunk》或《浪客行》那样的漫画作品,比多少自诩为文学作品的,高到不知哪里去了。香港自己就漫画化过一些金庸作品,虽然我不太欣赏得来——港漫普遍过于膀阔腰圆肌肉丰隆了,小龙女看着都跟个女金刚似的——但这么做是没错的。

我想象中,如果有类似这种水准的金庸漫画,我高兴都来不及。

比如下面是《浪客行》小次郎关原遇武藏,我看这段时,满脑子想:“如果萧峰万军之中擒皇太叔是这种画法,多好!”

比如武藏一击杀祗园藤次,这一幕其实很古龙,如果林平之快剑杀青城派是这种分镜,得多过瘾呢?

就像现在可以用手机和pad甚至kindle和surface看漫画似的,我觉得,这是个很好的,漫画化时代。

现在不是油墨铅印时代了。多媒体时代,各色终端,一切都可以被具象化。漫画,兼有文本随时读随时放下来的好处,又有图像化,多好。

——这其实跟绣像三国、连环画红楼,是一个序列。

接轨了时代,金庸的一切才能传承。

我是指望能像井上雄彦画《浪客行》似的,将好书(吉川那本《宫本武藏》也真不算经典)给具象化,而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

——当然这要求高了点。

——但如果漫画版,能够像姜云行前辈们那样,将“张无忌一剑点在倚天剑剑尖躲开了灭绝师太的攻击”这一场面具象化,就很好了。

所以,腾讯动漫联合凤凰娱乐,对《天龙八部》、《笑傲江湖》等金庸作品进行漫改,这是一件好事。事实上,纵观金庸作品60年来的媒介变迁,漫画的确是当下最顺应时代的有效阅读形式。它以一种年轻人最喜闻乐见的方式,刷新了经典IP留下的固有印象。

例如,漫画版会在原作故事框架中,用漫画语言翻新一些概念设定和角色关系,也会借用当下流行的“二次元”表现形式,比如呆萌、毒舌、花痴等来凸显人物。使得00后读者对漫改作品更具亲切感,接受度更高。

能预见,金庸作品漫画化,将使武侠文化在新一代年轻群体中,重新获得关注、追捧、讨论——依我所见,这才是真正的传承和延续。

金庸新派武侠作品曾是整个华人世界共同的记忆与感动,希望这次漫画改编,可以重燃新一代少年的武侠魂。

相关文章